Omicron比Delta病毒复制量多70倍 1公尺内无口罩交谈100%感染

较前,香港大学医学院的研究发现,Omicron变种病毒传播速度快,是因为它感染人类支气管组织24小时后的病毒复制量较Delta变种病毒多近70倍,而且再感染风险可能较高(也就是说曾患冠病的人,可能较易再度感染Omicron)。 根据日本理化学研究所(RIKEN)使用超级电脑“富岳”分析冠病病毒飞沫传播模式,研究团队2日公布结果指出,即使戴上口罩,与奥密克戎(Omicron)患者近距离接触及交谈,仍会提高染疫风险;如果没戴口罩,在1公尺范围内与患者交谈,不论染上德尔塔(Delta)或Omicron的机率都达到100%。 这也意味著,在聚餐等场合,与他人长时间近距离交谈时,染疫风险极高。富岳模拟人们对话时吸入的飞沫量以及进入人体的病毒量后发现,即使戴上口罩,若与Omicron患者仅保持50公分距离交谈15分钟,感染风险仍高达20至30%。 富岳模拟15至16人小餐厅的传染情境后发现,如果妥善使用空调、风扇等工具改善空气循环,能够有效降低染疫风险;若再搭配使用隔板,感染机率又再降低三份一。由于隔板会阻碍空气流通,若与患者距离较近,染疫风险仍会提高。 传染者可通过咳嗽、打喷嚏、大声聊天、喊、唱歌、运动时大力呼气时候,鼻子和嘴巴的液滴传染给其他人。 预防措施:避免封闭、拥挤场所、近距离聊天,在室内或室外佩戴口罩、保持身距、务必用肥皂洗手或使用洗手液、消毒可能被污染的表面。打开窗户或使用过滤器确保空气流通、注意咳嗽和打喷嚏礼仪、切忌脏手摸脸(在触碰含有病毒污染液滴的表面,不洗手就触摸眼睛、鼻子或嘴巴,也会被感染) 研究团队呼吁人民,即使戴口罩也不能掉以轻心,与他人交谈时,最好保持距离,并且尽可能缩短接触时间。 综合媒体报导图、互联网

持续3天喉咙痛或咳嗽 专家:恐感染OMICRON

如果你发现你已喉咙痛或咳嗽超过3天,恐可能已感染OMICRON! 根据韩国媒体《亚洲经济新闻》的报导,持续喉咙痛和咳嗽超过3天,在没有发烧的情况下非常大的可能性是感染Omicron,建议去进行冠病检测。 感染Omicron变种病毒的症状有喉咙痛、流鼻涕和头疼。Omicron主要感染呼吸道,症状和普通感冒类似。Delta变种病毒则是感染下呼吸道,因此会出现肺部感染的情况。 此外,韩国也计划为60岁以上的人士和免疫力低下的人群接种第四针疫苗。韩国60岁以上的高风险人群每日新增确诊6000多宗。 美国疾病管制和预防中心(CDC)的研究显示,在接种第三剂疫苗的4个月后保护力将会大幅下降,高风险群体可能需要接种第四剂疫苗。 综合报导图、互联网

又发现冠病新变异毒株IHU 或比OMICRON更毒更强大传播力

又发现冠病新变异毒株IHU,上个月发现于法国,已有12宗病例! 根据《中国报》报导,法国科学家发现的冠病新变异毒株IHU(”B.1.640.2″)包含46个突变点(mutations)和37个缺失(deletions)。由于IHU的突变点比非洲南部最先出现的变种”奥密克戎”(Omicron)的37个突变点多了9个,虽然目前样本仍少,但科学家推估它或比Omicron更具抗疫苗性和更强大的传播力。 IHU有14个氨基酸替换(amino acid substitutions),当中包括在Omicron中已发现的N501Y和E484K,与另外9个缺失位于病毒刺突蛋白中。目前全球面市的大部分新冠疫苗,都是针对病毒的刺突蛋白建立防御机制,刺突蛋白的变化可能会影响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。 法国马赛地中海传染病医疗和教学研究所去年12月9日就发现了IHU;目前,法国马赛附近一带已通报了至少12个IHU病例,都有与前往非洲国家喀麦隆的旅行史。 IHU与去年11月被世卫列为”监测中的变种”(Variant Under Monitoring, VUM)”B.1.640″谱系有关。虽然Omicron当前仍是多国的主流病毒,但IHU的威胁也正上升。 法国马赛地中海大学附属医院传染病研究所的新发现,发表在医学预印本网站medRxiv上,尚未经同行评议。 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一直对新冠病毒的新突变保持高度警惕,因为那可能产生更具有传染性和疫苗耐药性的新毒株。世卫总干事谭德塞上周已警告说,随着这场大流行持续下去,新的变异株可能会逃避当前的应对措施,对当前的疫苗或过去的感染产生完全耐药性,因此有必要对疫苗进行调整。 然而有多位独立研究人员表示,过去两年间曾出现过许多新冠病毒变体,其中一些大规模蔓延,而另一些传播不广,原因非常复杂;此外,IHU的出现时间几乎与Omicron相同,甚至可能早于Omicron,所以目前没有必要担心IHU。

Omicron初期症状不一样 喉咙沙哑是警讯

英国「ZOE新冠疾病症状研究」(ZOE COVID Symptom Study)指出,Omicron的初期症状与先前毒株非常不同,患者经常通报喉咙搔痒、导致声音沙哑,成为最新警讯之一。该公司首席科学家斯佩克特(Professor Tim Spector)透露,Omicron症状更像是普通感冒,却也因此更容易被忽视,建议出现感冒症状者,最好尽速接受筛检。 《镜报》等外媒报导,「ZOE新冠疾病症状研究」持续利用民众的回馈追踪疫情,研究团队表示,除了喉咙沙哑,鼻塞、盗汗以及食欲不振近期也被记录为Omicron初期症状之一。 南非最大健康保险公司「发现健康」(Discovery Health)首席执行长罗奇(Ryan Roach)上周也表示,喉咙沙哑如今成为Omicron患者最常见的症状,通常还会伴随鼻塞等不适状况。 英国国民保健署(NHS)资料显示,3大最常见新冠传统症状是发烧、持续性咳嗽、味嗅觉改变或丧失。南非库琪博士(Dr Angelique Coetzee)是首个针对Omicron提出警告的学者,她形容Omicron是「极度温和的」,但也警告头痛、肌肉酸痛等特定症状可能会更强烈,尤其未接种疫苗者更是如此。 新闻来源

古晋现2宗Omicron病例 其一无任何旅游历史疑似本土感染

砂拉越再发现2宗Omicron病例,皆来自古晋!其中1宗极可能是本土病例。 继上个星期六卫生部通报砂拉越有2宗境外输入的Omicron病例之后,今天砂冠病顾问小组(SCOVAG)指出,砂拉越目前已共有4宗Omicron病例。 据了解,两宗新病例都是来自古晋,其中1宗涉及一名从英国返回的25岁女子。她在本月22日接受冠病检测,之后被发现确诊及分析出是Omicron变种病毒。 至于另一名女病患则近期没有任何旅游历史,很大可能是本土传播。我们都要加强预防了。至于之前12月12日入境砂拉越的2宗Omicron病例,大家也很关心。 砂拉越 Covid-19 咨询小组(Scovag)的Dr.Pereira,促公众严格遵守公共卫生标准操作程序(SOP),并尽可能避免社区聚会,以防止进一步的社区传播。 他在今天的一份声明中说:“鉴于高传染性的 Omicron 变种可能在社区中本地传播,因此敦促公众在圣诞节、新年和年终假期的这个节日期间要格外小心。” 另外,根据SCOVAG指出,另外2宗病例是来自民都鲁。其中一名病患是从尼日利亚返回的52岁男性,他在19日接受冠病检测后确诊。另一人则是从英国返回的19岁男子,在12月14日接受冠病检测。 消息来源、新闻来源

史大福学院报告:Omicron恐与爱滋病毒有关

Omicron变种病毒突然出现,而形成大流行,可能是因为免疫受损者(未治愈的HIV感染者)感染了新冠病毒,从而引起病毒突变所引发的。史丹福大学医院今年初治疗一名诊断患有HIV与新冠病毒的患者,并仅在15天内看到新冠病毒突变的惊人发展。史大报告强调,需改善全球新冠疫苗接种,并同时加强HIV(爱滋病毒)治疗,以防止新冠病毒进一步变异而延长疫情。 史大患者是一名61岁东湾妇女,在家接受24小时护理。她感染了HIV,但未接受治疗,于2020年12月中旬出现轻微新冠症状。新冠症状出现几天后,检测结果呈阳性,但也未住院。今年1月,她到史丹福治疗严重褥疮,当时所有患者都须接受标准新冠筛检,她的检测结果呈阳性,但已是发生症状后30天,几周前便没有了不适感。但史大测试比大部分诊所进行的常规测试更敏感,发现了她鼻内不仅有新冠病毒,而且仍在积极复制。 病患感染HIV且未获得治疗,因此免疫系统不佳。医生在她住院一周后,就开始对她进行抗病毒治疗。一个月后,病患免疫系统恢复,血液中HIV含量几乎检测不到。同时,在开始HIV治疗后不到两周,检测显示她的新冠病毒不再活跃复制,六周后,她的新冠检测完全呈阴性。 史大透过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(antiretroviral drugs)治疗患者,使得HIV与新冠病毒感染都获得控制、免疫系统恢复,快速抵御新冠病毒。史大临床病毒学实验室对患者病毒进行测序,发现病毒在两周内至少产生了五种新突变,其中一种与其他变体的免疫抵抗有关,且与Omicron中发现的突变非常相似。 传染病专家指出,这位患者在感染新冠期间在家中与医院接受治疗,因此未构成将变种病毒传染给他人的太大风险。但其他免疫系统受损的人,则可能携带新冠病毒数周或数月,病毒变异风险更严重,并会将变种病毒传染给他人。Omicron可能就是一例。 史大团队的病例研究报告,已在10月美国疾病控制防治中心期刊「新兴传染疾病」(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)正式发表。 旧金山加大感染疾病专家李维(Dr. Jay Levy)表示,若Omicron确实来自感染爱滋病毒族群,就无法让人对爱滋与新冠两种流行病视而不见,这是个警钟。 世界其他地区,例如Omicron最初出现的南非,HIV检测与治疗机会并不普遍。专家表示,这是一个公共卫生困境,未经检查的HIV与新冠病毒融合传播,在全球形成新的问题,主要的担忧是,突变的新冠病毒变种更具传染性、更易于逃过免疫系统,或比早期毒株引起更严重的疾病。 霍夫曼表示,应对措施应是增加整体疫苗接种、以减缓新冠病毒传播,同时治疗爱滋病毒以防止新变种病毒发展。Omicron可能是现今在全球应对新冠及HIV的最有力证明。 新闻来源、新闻来源

钟南山:Omicron没那么可怕 现有疫苗还有保护效力

新冠变种毒株Omicron在全球扩散,人心惶惶,不过中国工程院院士、防疫专家钟南山4日表示,Omicron“并没有那麽可怕”,现在的疫苗还是有保护效力的。 据《广州日报》报导,第二届大湾区(深圳)疫苗峰会4日在深圳开幕,钟南山在下午的论坛上指出,Omicron传染性肯定是更强的,但致病力并没有那麽强,从南非的反馈看,多数的病人症状相对比较轻。 至于现在疫苗的保护效力是否会降低,是否需要紧急更换疫苗的毒株靶点,钟南山表示,没有必要立刻更换毒株,“首先我们的病毒灭活疫苗比较靠谱,它覆盖的抗原比较广,不会对Omicron完全无效,我知道好几个大的疫苗公司都已经开始准备研发新的疫苗,换这个应该不会有困难,但是不是要赶快换,我觉得要观察一下。” 他接著指出,第一个是要看Omicron的传播的情况,还要看致病力,假如它并不那麽可怕,就没有必要马上换,“我们慢慢就会像对待流感一样来对待它,所以我认为现在不是一个需要紧急调整的时候,大概要两三周以后看看它的发展趋势再决定。” 钟南山称大陆采用的“动态清零”方式非常有效,“中国采用的是一个客观的动态清零的方法,所以我的看法是对待新冠肺炎疫情,预防是主要防控措施,是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。 新闻来源